"向党交心"的时候,我坦白交代了这一切。团组织严肃、热情地帮助了我,表扬我"从阶级斗争中吸取了教训"。 金莲是最受宠爱的妾

时间:2019-11-02 13:32来源:黄河三角洲新闻网 作者:六安市

  娘、向党交心李娇儿、向党交心孟玉楼、孙雪娥、潘金莲、李瓶儿。此时,潘金莲争宠地位的主要对手李瓶儿还没有娶进家门。在李瓶儿之前,金莲是最受宠爱的妾。她出身贫寒之家,是潘裁的女儿,没有财富,优势在貌美、聪慧、有才艺(擅弹琵琶,会百家歌曲)。她以姿色与性为武器笼络西门庆,得到极度的宠爱,与西门庆“淫欲之事,无日无之”。吴月娘惊叹潘金莲的美貌:“小厮每来家,只说武大怎样一个老婆,不曾看见,不想果然生的标致,怪不的俺那强人爱他。”隐含了月娘的妒意。金莲虽不满月娘的正妻地位,因刚进西门庆家,只好尊重拜见与拉拢。李娇儿风月不及金莲,孟玉楼较为超脱又是金莲的同盟。第四妾孙雪娥为房里丫鬟出身,她在厨房里做仆妇的头,尽管地位等同奴婢,但缺乏自知之明,成为嫉妒金莲,与金莲争宠的头一个对手。本回即为两人正面冲突之重要篇章。金莲丫鬟春梅挨了金莲的骂,走往厨房孙雪娥那里出气,却遭孙雪娥戏弄,便回到金莲处挑拨金莲与雪娥的关系。这就埋下了金莲激打孙雪娥的祸根。接写金莲、孟玉楼与西门庆下棋,写金莲在西门庆面前撒娇,显示金莲的倍受宠爱。同时,又交代了孙雪娥虽为第四房妾,实为奴婢的处境地位。雪娥戏弄春梅、金莲撒娇、雪娥地位低下受冷落,这一点为“激打”作了铺垫。下文即展开“激打”场面的描写。潘金莲激打孙雪娥,分三层递进发展。第一层,西门庆外出为给潘金莲买首饰,等吃荷花饼,使春梅告知厨房,潘因雪娥认为金莲、春梅合伙哄汉子,不让春梅去,只好让小丫头秋菊去。这里,读者可感受到金莲、春梅、雪娥各自的心态与她们之间的潜在冲突。第二层,西门庆等吃荷花饼,见秋菊不回来,不能不使春梅去,春梅与雪娥之间展开正面交锋,各不相让。写得宠的大丫头春梅(暗写金莲得宠),与失宠的妾妇雪娥之间冲突。第三层,春梅回来向亲主子西门庆、潘金莲告说雪娥在厨房骂人,西门庆一怒之下,走到厨房,打骂孙雪娥。春梅的言行表现出她的傲气与得宠。“使性子走到厨下”,骂秋菊是“贼饧奴”,甚至向雪娥骂说“没的扯毯淡”。西门庆向孙雪娥骂道:“贼歪剌骨!我使他来要饼,你如何骂他?你骂他奴才,你如何不溺胞尿,把你自家照照!”这既写出了西门庆对春梅宠爱(暗写宠爱金莲),又写出西门庆只把雪娥看成奴婢。雪娥的言行则表现出她缺少自知之明,而不甘受屈辱,渴望要抗争的心态。实际上,春梅与雪娥都是西门庆家中的仆妇,然而,在封建时代一夫多妻制之下,她们之间却缺少相互的同情怜悯,显示出《金瓶梅》世界的灰暗、冷漠与妇女们的悲惨处境。此时的金莲被宠爱,遭嫉妒,处于得意得势的情态。等到西门庆娶进李瓶儿,因李瓶儿不但貌美,有财富、有子嗣,又是贵族出身,性格温柔,受宠远远超过金莲。这时的金莲处处主动,害死李瓶儿生的官哥,嫉妒死李瓶儿。还与宋蕙莲、如意儿等人争宠。《金瓶梅》作者多层次全方位地描写了多妻制家庭中女性的生存情态,塑造了成体系的女性形象,而潘金莲始终处于中心位置,成为《金瓶梅》女性世界的第一号人物。可以说,没有潘金莲,就没有《金瓶梅》。兰陵笑笑生关注女性,观察了解女性,也感受研究女性,努力去理解女性,在描写她们被扭曲的人性之时,他也很细微地展现了女性身上的美和这种美的被毁灭。作者以新的发现、新的感受,创造性地塑造了潘金莲等成功的艺术典型,实现了小说艺术的重大突破,建造了中国小说史上的一块重要的里程碑。

明代艳情传奇小说,时候,我坦以《如意君传》、时候,我坦《痴婆子传》、《素娥篇》、《春梦琐言》最着名。这些作品,在“存天理灭人欲”的封建主义思想统治下,在明清两代一直遭受禁毁厄运。受封建统治者与观念陈旧狭隘读者的双重压制,几乎被毁灭。作为文化遗产中被禁毁而又幸存下来的作品,以孤本、抄本传世,显得更加珍贵。这些作品反映了传统文化的某些特点,是研究传统文化的形象资料。我们在改革开放、走向现代化的新时代,以健康的心态、宽容的胸怀,用科学的历史观点,给予重新审视,可以认识到它们的历史价值。这些作品在文言小说史、艺术史及性文化史上均应占有一席重要地位。《如意君传》在嘉靖年间已流传,叙写武则天与男宠薛敖曹之间的性关系,详细描写武则天宫廷内的性生活。武氏已七十高龄,①欣欣子《金瓶梅词话序》提到《如意君传》。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引清·黄之隽《唐()堂集》言及明嘉靖已丑(1529)进士黄训《读书一得》中有《读〈如意君传〉》一文。《读书一得》嘉靖四十一年刻本。《如意君传》早于《金瓶梅词话》,在嘉靖年间已流传。日本有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刊印的《则天皇后如意君传》,正文前题《阃娱情传》卷首题“吴门徐昌龄着”,应是据明代刊本翻印的。《金瓶梅全图》(曹涵美画)第一集之二十八那雪娥气的在厨房里两泪悲啼,白交代了这帮助了我,表扬我从阶放声大哭。吴月娘正在上房,白交代了这帮助了我,表扬我从阶才起来梳头,因问小玉:“厨房里乱的些甚么?”小玉回道:“爹要饼,吃了往庙上去,说姑娘骂五娘房里春梅来,被爹听见了,在厨房里踢了姑娘几脚,哭起来。”月娘道:“也没见,他要饼吃,连忙做了与他去就罢了,平白又骂他房里丫头怎的!”于是使小玉走到厨房,撺掇雪娥和家人媳妇连忙攒造汤水,打发西门庆吃了,骑马,小厮跟随,往庙上去不题。这雪娥气愤不过,走到月娘房里,正告诉月娘此事。不防金莲蓦然走来,立于窗下潜听。见雪娥在屋里,对月娘、李娇儿说他怎的拦汉子,背地无所不为,“娘,你不知,淫妇说起来比养汉老婆还浪,一夜①时道:时运。②别变:打发、处治。③雌着:呆着。④小院儿:指孙雪娥的住处,以“小院儿里的”鄙称雪娥。⑤合气:斗气;为意气相争。⑥拦:把持、独占的意思。⑦歪剌骨:指行为不正派的女人。

  

能力)、一切团组织严肃热情地采阴补阳、一切团组织严肃热情地采阳补阴、七损八益、施而不泄。西门庆暴死在女人身上,这只不过是作者编的寓言故事,对擅长写实的作者来说,这故事却不具有写实性。西门庆形象可与日月同不朽,是清光绪年间赵文龙的解读。他在第七十九回评语中说:“《水浒传》出,西门庆始在人口中,《金瓶梅》作,西门庆乃在人心中。《金瓶梅》盛行时,遂无不有一西门庆在目中意中焉。其为人不足道也,其事迹不足传也,而其名遂与日月同不朽。”作者借用《水浒传》西门庆、潘金莲的故事,对《水浒传》有批判与发展。在《水浒传》中武松为主,西门庆、潘金莲为宾,是为衬托英雄武松除霸与守兄弟之伦理而存在。在实际生活中,西门庆这样的恶霸并不一定很容易除掉。为了表现武松的勇武正义,还是理想化地让武松打死了西门庆。《水浒传》没有着笔表现西门庆的性格,只是一个过场人物。在《金瓶梅》中,西门庆成为百回长篇的主人公,西门庆、潘金莲为主,武松退居次要地位。《金瓶梅》不再是传奇英雄武松们的世界。而是来自明中后期现实生活中的活生生的、追求情欲财色的西门庆、潘金莲们的世界。西门庆形象集富商、官吏、情场能手于一身,而主要身份是商人。作者把商人作为长篇的主角,又把其思想性格写得复杂多面,这是作者的开拓。西门庆形象出现在十六世纪,贾宝玉典型产生在十八世纪,都是中国文学史上亘古未有的人物形象。西门庆典型形象,是作者对中国小说艺术的伟大贡献。明清小说家有很强的史传意识,他们的小说观念与今天不同,他们写小说的宗旨目的,与今天也不同。他们视小说为稗官野史,为国史之辅,以之翼圣,以之赞经,甚至可以医王活国,即用小说达到救国救民的目的,一般性的宗旨则是劝善惩恶。兰陵笑笑生绝不是闲暇无事而着书,而是发愤着书,有为着书,藏大悲愤于心,“爰罄平日所蕴者,着斯传”,因此,前人指出,《金瓶梅》是一部哀书,是一部泄愤的世情书,作者必遭司马迁之厄而着书。今天的读者面对《金瓶梅》也在发问:作者在当时有奇耻大辱?还是受到致命的迫害?还是血淋淋的现实触动了他?探寻作者的遭际、了解作者着书的直接政治目的,这可能是我们揭示奥秘,接受西门庆形象的一把钥匙。西门庆应该是有生活原型的,试看明代人的感受。欣欣子《金瓶梅词话序》云:“合天时者,远则子孙悠久,近则安享终身;逆天时者,身名罹丧,祸不旋踵。人之处世,虽不出乎世运代娘、斗争中吸李娇儿、斗争中吸孟玉楼、孙雪娥、潘金莲、李瓶儿。此时,潘金莲争宠地位的主要对手李瓶儿还没有娶进家门。在李瓶儿之前,金莲是最受宠爱的妾。她出身贫寒之家,是潘裁的女儿,没有财富,优势在貌美、聪慧、有才艺(擅弹琵琶,会百家歌曲)。她以姿色与性为武器笼络西门庆,得到极度的宠爱,与西门庆“淫欲之事,无日无之”。吴月娘惊叹潘金莲的美貌:“小厮每来家,只说武大怎样一个老婆,不曾看见,不想果然生的标致,怪不的俺那强人爱他。”隐含了月娘的妒意。金莲虽不满月娘的正妻地位,因刚进西门庆家,只好尊重拜见与拉拢。李娇儿风月不及金莲,孟玉楼较为超脱又是金莲的同盟。第四妾孙雪娥为房里丫鬟出身,她在厨房里做仆妇的头,尽管地位等同奴婢,但缺乏自知之明,成为嫉妒金莲,与金莲争宠的头一个对手。本回即为两人正面冲突之重要篇章。金莲丫鬟春梅挨了金莲的骂,走往厨房孙雪娥那里出气,却遭孙雪娥戏弄,便回到金莲处挑拨金莲与雪娥的关系。这就埋下了金莲激打孙雪娥的祸根。接写金莲、孟玉楼与西门庆下棋,写金莲在西门庆面前撒娇,显示金莲的倍受宠爱。同时,又交代了孙雪娥虽为第四房妾,实为奴婢的处境地位。雪娥戏弄春梅、金莲撒娇、雪娥地位低下受冷落,这一点为“激打”作了铺垫。下文即展开“激打”场面的描写。潘金莲激打孙雪娥,分三层递进发展。第一层,西门庆外出为给潘金莲买首饰,等吃荷花饼,使春梅告知厨房,潘因雪娥认为金莲、春梅合伙哄汉子,不让春梅去,只好让小丫头秋菊去。这里,读者可感受到金莲、春梅、雪娥各自的心态与她们之间的潜在冲突。第二层,西门庆等吃荷花饼,见秋菊不回来,不能不使春梅去,春梅与雪娥之间展开正面交锋,各不相让。写得宠的大丫头春梅(暗写金莲得宠),与失宠的妾妇雪娥之间冲突。第三层,春梅回来向亲主子西门庆、潘金莲告说雪娥在厨房骂人,西门庆一怒之下,走到厨房,打骂孙雪娥。春梅的言行表现出她的傲气与得宠。“使性子走到厨下”,骂秋菊是“贼饧奴”,甚至向雪娥骂说“没的扯毯淡”。西门庆向孙雪娥骂道:“贼歪剌骨!我使他来要饼,你如何骂他?你骂他奴才,你如何不溺胞尿,把你自家照照!”这既写出了西门庆对春梅宠爱(暗写宠爱金莲),又写出西门庆只把雪娥看成奴婢。雪娥的言行则表现出她缺少自知之明,而不甘受屈辱,渴望要抗争的心态。实际上,春梅与雪娥都是西门庆家中的仆妇,然而,在封建时代一夫多妻制之下,她们之间却缺少相互的同情怜悯,显示出《金瓶梅》世界的灰暗、冷漠与妇女们的悲惨处境。此时的金莲被宠爱,遭嫉妒,处于得意得势的情态。等到西门庆娶进李瓶儿,因李瓶儿不但貌美,有财富、有子嗣,又是贵族出身,性格温柔,受宠远远超过金莲。这时的金莲处处主动,害死李瓶儿生的官哥,嫉妒死李瓶儿。还与宋蕙莲、如意儿等人争宠。《金瓶梅》作者多层次全方位地描写了多妻制家庭中女性的生存情态,塑造了成体系的女性形象,而潘金莲始终处于中心位置,成为《金瓶梅》女性世界的第一号人物。可以说,没有潘金莲,就没有《金瓶梅》。兰陵笑笑生关注女性,观察了解女性,也感受研究女性,努力去理解女性,在描写她们被扭曲的人性之时,他也很细微地展现了女性身上的美和这种美的被毁灭。作者以新的发现、新的感受,创造性地塑造了潘金莲等成功的艺术典型,实现了小说艺术的重大突破,建造了中国小说史上的一块重要的里程碑。潘金莲、取了教训李瓶儿人格心理试析(1)

  

潘金莲、向党交心李瓶儿人格心理试析(2)潘金莲、时候,我坦李瓶儿人格心理试析(3)

  

潘金莲、白交代了这帮助了我,表扬我从阶李瓶儿人格心理试析(4)

潘金莲李瓶儿是《金瓶梅》得名的三女性中的两位,一切团组织严肃热情地也是作者用墨最多的两位女性,一切团组织严肃热情地即张竹坡之所谓“正写”。她们在名分上有着“大抵皆同”(张竹坡语)的经历。李瓶儿曾是梁中书的妾,做过花子虚的妻,与蒋竹山也有过两个月名不符实的夫妻生活;潘金莲虽未当过谁人的妾,但在王招宣、张大户家做使女时,有过与主子通奸的历史,后来被迫嫁给卖炊饼的武植,也还有着正室的名分。特别相同的是,潘李成为西门庆妾的过程:私通(都与西门庆)—— — 杀夫(潘毒死武植、李气死花子虚)— —— 插曲(潘的插曲是薛嫂儿说娶孟玉楼,李瓶儿的插曲是陈洪遭贬,陈敬济回来避难)—— 一顶轿子抬过西门府。“性相近也,习相远也。”(《论语》)相同的外在经历,并不能导致相同的外在行为。在西门府的前花园中,潘李二人的表演截然相反,在她们的行为中体现的完全是相背的人格系统。有人说:潘金莲、李瓶儿是《金瓶梅》中两个悲剧人物(孟超《〈金瓶梅〉人论》),也许他看到的仅是二人命运上的共通之处。但着有《〈金瓶梅〉的艺术》的孙述宇先生却认为,潘金莲典型地犯了佛家“贪嗔痴”三毒中的“嗔恶”之毒,李瓶儿则是陷入三毒中的“痴爱”一毒(对“痴”,孙先生有别解),显明地指出了二者的不同。但本文的意图并不在于对二人的相同的外在经历和不相同的外在行为的辨别上,我试图从心理学的角度,检讨出被作者隐去(或者说舍去)的潜藏在人物外在行为后面的人格心理因素,找出造成两种人格系统的心理动机及其形成原由。促成我对潘金莲李瓶儿人格心理探讨的契机有两个。一个是孙述宇先生的一句话:“潘金莲写得非常生动有力——也许是全书中最生动有力的一个,然而我们有时也会嫌她稍欠真实感。”用我们正常生活中的行为准则去衡量,潘金莲对性的追求,对秋菊的虐待该都属“稍欠真实感”(注意,不是不真实)之列,属超常(不正常)行为,这些与宋蕙莲的行为显然不同,所以我觉得孙述宇先生接下去的解释是不妥当的。斗争中吸第一讲 ︽金瓶梅︾的读法

取了教训第一奇书《金瓶梅》“奇”在何处向党交心丁耀亢的《续金瓶梅》创作及其小说观念(1)

时候,我坦丁耀亢的《续金瓶梅》创作及其小说观念(2)读这两种校点本,白交代了这帮助了我,表扬我从阶就可以了解到《金瓶梅》的真面貌及其伟大的写实成就。港澳地区流行的《真本金瓶梅》是据民国初年改写本印刷的。早在三十年代,白交代了这帮助了我,表扬我从阶郑振铎在肯定《金瓶梅》是“伟大的写实小说”之后说:“好在我们如果除了那些秽亵的描写,《金瓶梅》仍是不失为一部最伟大的名着的,也许瑕去而瑜更显。我们很希望有那样的一部删节本的《金瓶梅》出来。什么真本金瓶梅、古本金瓶梅,其用意也有类于此。然而却非我们所希望有的。”(《谈金瓶梅词话》)人民文学出版社、齐鲁书社出的两种校点本,实现了郑振铎的“希望”。至于近期出现的《金瓶梅传奇》、《金瓶梅故事》之类,则距《金瓶梅》的本来面貌较远,是不足取的。《金瓶梅》本来就是一部白话长篇小说,更不用今人改写成《白话金瓶梅》了。我们应做研究、理解、借鉴、超越古人的工作,不必去做荼毒古代名着的事情。话说远了,还是谈“奇”在何处。《金瓶梅》产生之初,震撼了明末文坛,因为它开拓了新的题材,拓展了审美领域,塑造了前所未有的艺术形象。明代作家袁宏道说它“云霞满纸”。谢肇淛称赞《金瓶梅》是“稗官之上乘,炉锤之妙手”。冯梦龙称赞《金瓶梅》“另辟幽蹊,曲中雅奏”,开始称它是一部奇书,并把它与另三部长篇“赏称宇内四大奇书”。张竹坡继承了冯梦龙的四大奇书之说,把《金瓶梅》定名为《第一奇书》,把它提高到小说史的最高地位。在古代人的文艺术语中,奇与正、华与实是相对而言的,刘勰《文心雕龙·辨骚》说屈原的作品“酌奇而不失其正,玩华而不坠其实”,即是肯定《离骚》对《诗经》的继承与革新。说《金瓶梅》“奇”,不是离奇古怪之义,而是说它在小说史上具有创新、开拓的意义。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