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累了。要不是等你来,早就睡下了。"她回答。 眼前这个破落的汉子

时间:2019-11-02 14:23来源:黄河三角洲新闻网 作者:东区

  眼前这个破落的汉子,是累了要不是等你来,自生下来之后便没有得到过母亲哪怕是一刻的关怀。此后,是累了要不是等你来,他的那位疯疯势势的父亲,怀着丧妻的刻骨怨恨,一搭不待一搭地喂他一些稀米汤,权做养了一只小狗小猫什么的。活了算他命大,不活拉倒。父亲为了寻找吃的,三天两头不沾家,留着他一个未满百日的婴孩躺在襁褓里哭号。隔墙独娃的老妈实在不忍听了,方才带着半个馍馍走了过来,抱起他,先将馍在自己口里嚼碎了,一面絮叨,一面像老鸟送食似地,一点点地吐到他嘴里。毫不夸大地说,他能活下来,不仅是鄢崮村的奇迹,也是人类生存史的奇迹。

嗨,早就睡下就在这千难万难的时候,早就睡下以往被人低看三分的杨孝元捣腾来一批粮食!这美日的是咋搞的?他难道是替皇上放赈来了吗?……人们此时大概也都饿急了,还有谁愿去刨根问底。只说赶快将粮食背回家,磨成面,蒸成馍,熬成汤,做成饭,让老婆娃娃吃了,先将家口稳定住再说,谁还有那等闲心,询问他粮食是从哪里来的!杨孝元本人无论你如何评价,她回答却给咱鄢崮村的百姓生人将救命的粮食送来了,她回答这便是天大的本事。所以,他此时的名声也不再用他自己传播,一夜之间便响彻人口了。大家在赞颂他的同时,又都去为他帮衬。王朝奉给他把秤,两千斤粮最后一打一算竟多出百二十斤。这也是其人耍秤多年,使高便高使低便低的本事。吕作臣为他笔记,自然会分文不错。还有那猪脸一类跑去为人家扛包驮袋的闲人,更是不可枚举。总之,杨孝元居住的老坟崖,如今改变了运脉,忙得像国家的粮站。

  

这天天将黑,是累了要不是等你来,前面由猪脸背负着30斤玉米,是累了要不是等你来,杨孝元在后面跟随,摇摇摆摆地往针针家走去,其架势相当于上级的干部下基层访贫问苦。到了针针家门外,杨孝元对猪脸道:"好了,你回,你不需进去了!"猪脸放下布袋自回,杨孝元肩起布袋进了针针的大院。立在院里,看不见灯光的明亮,也没有烟火的气息,杨孝元感觉有些不妥。走到窑门外,连喝三声姜姜无人应答。试着推了窑门,门虚掩着。杨孝元一步闪空,跌了进去。黑咕隆咚只听得炕上有人喘气,然后是姜姜的声音,问道:"谁氏?"杨孝元叫道:"我,你叔!咋回事嘛,这喊恁喊没人答应?"说话间,但见哧啦一声,姜姜划着一根洋火点了油灯。杨孝元这才看清,炕上和衣卧着她们母女二人。原来姜姜传话回来之后,早就睡下因为没有饭吃,早就睡下便也随妈睡下。谁知她这女子,正是能憨吃憨睡的年纪。一蒙头,不觉到了天黑。若不是杨孝元来叫醒,还不知睡到什么时候呢。姜姜推着妈的肩头,妈呀妈地连声叫着她。老婆这才勉勉强强坐起来,睁开眼,低声软气地问娃:"……啥事?也几时了?"姜姜道:"黑了,天都黑了多时了!"老婆道:"我叫你叫你叔,你去了吗?"不待姜姜答话,杨孝元炕底下叫道:"嘿,睡得美!也不说做饭,一睡睡到这会子!"老婆看见他,哭声道:"拿啥做哩,我们娘俩两天没揭锅了!"杨孝元走进灶旁揭开锅盖一看,她回答果真如此。不觉哎呀连声,她回答叫着说道:"这是怎么搞的?没你娘们俩的饭吃这还了得!嗨,这是我的不对,这是我的不对!看看,把你娘们俩饿成啥了!赶紧赶紧……点火起灶,把饭做上吃!人是贵物,一两一钱都欠不得的,肚里但纳上饱食,立马便缓过来。快快起来!……不过,谁叫你们不早点来,对我说一声呢?我呢,这一时是忙得像龟子(吹鼓手),全村几百口子的吃喝,无一人不来找我解决,无一人不来找我算计,弄得我是焦头烂额,四条腿都跑不过来!却不想忙了旁人将你娘们俩人的给忘了,这还得了嘛!不是说,以我现在的相况,不是吹的,即使上街给你们娘俩割上一吊子猪肉又怎的了我?一年半载的百十斤口粮算个什么东西?能把咱打窝住?打窝不住!没吃的,怪事情!今日我向你们娘俩保证,从今往后过日子,"吃穿"二字再不用你们娘俩发愁了!发的是什么愁啊?不愁!我就不信,屋里存上它几瓮粮食,看咱是没吃的还是没喝的?啊?怕什么?不要怕,一切都由我包了!你们娘俩只说把大门关严,坐在窑里拣好吃好嚼的做就对了!闲人不要让随便进咱这院子,免得叫人家看了眼红。你说,咱在这里猪油辣子夹馍,大嚼大咽,人在一边干瞪眼,饿得没法,他能不眼红吗?特别是像坤明那路人,外头闲话多得很,咱轻易不要再招他!招他做啥?咱没有任何事情求得着他!他算个毛蓝嘛算个乌绿?不求他!来,我这里先送来30斤玉米!先吃着,吃不惯过几日我捣腾百十斤麦给你们娘俩吃!不吃饭能成吗?一村人我都养活了,养活不了你们娘俩吗?"

  

杨孝元说着将粮袋往炕面上啪哒一放。针针看见布袋,是累了要不是等你来,潸然泪下。杨孝元这也脱鞋上炕,是累了要不是等你来,就着灯火,点上一根纸烟。针针欢喜地叫着姜姜,道:"乖乖娃,快搬礓窝子去,妈这就攫打攫打,给咱娘们俩弄饭!"杨孝元笑道:"看,粮一来,人的劲头当下就不一样了!"姜姜跳下炕,去院里搬礓窝子。趁着这机会,早就睡下杨孝元揪了一把针针的衣服,早就睡下挤眉弄眼地说:"你看咋相?咱挑个时间,到公社撇脱(利落)了算了!省得你孤孤单单的,前后也没个照看!"针针道:"咋说也得麦罢了,这四月不开头的季节,急啥嘛!"杨孝元说道:"姜姜她妈,我的好人!你不晓得我最近发展的情况,与过去简直是天地之别,简直是好得没有办法再好了。问相的说媒的拉线的踏破门槛,一个接一个,推都推不利。加上有那脸皮厚的婆娘,也不问个好歹,只想向你的炕上偎,你看怕怕不怕怕!我这人亏得老实,架住是那贪色之徒,却不早把祸跌下了!郑栓天见天朝我门上跑,催着逼着,叫我紧赶把齐家河的一个婆娘拾掇到屋。我给他说我早有人了,你甭替我操心了!他呢,却咋不信我的话。说是齐家河乃婆娘年纪三十有六,身条不胖不瘦,脸盘白里透红,走路支支扭扭……"

  

她回答《骚土》第七十五章 (3)

针针看杨孝元如此巧嘴花舌,是累了要不是等你来,便恼他道:是累了要不是等你来,"既是这你不赶紧把乃三十有六的支支扭扭的拾掇到屋里还等啥嘛?走,快走,找你驴家河马家坡的小寡妇去,甭在我这儿神喘了!"说着便搡他下炕。杨孝元道:"甭甭甭,我,我这不是随便胡说乱谝嘛!"针针推他不下炕便要用枕头砸他,结果是手软力怯没举起来。放弃枕头,气愤地说:"胡说乱谝?你不是说得有鼻子有眼嘛!你去你去,有那样的好人你不去,厚着脸皮赖我这里为咋!"杨孝元看针针真的恼了,连忙辩道:"哎呀呀,我是,是胡吹呢!"针针道:"就凭你这张嘴,事事处处不赢人!若眼下的赶大集活动,早就睡下叶支书只好另外选派干部负责。在村子的大小干部里挑来挑去,早就睡下最后选定了和他顶过嘴、干过仗的王发民。王发民小伙子高中毕业,学生时候便是党员,也的确聪明能干。但是这事叶支书起初看起来做得正确,事后却又让他极其后悔。

是的,她回答王发民的确没给他这个发现人才的"伯乐"撑脸,她回答这在日后的工作里也一天天地显示了出来。王发民这一日带领鄢崮村百姓去李家集,并没抱多少只鸡,挑多少筐蛋,而是让王骡和坤明一帮人披红带彩,扎起打社火的花杆。鄢崮村人没进大集,锣鼓便震天撼地地响了起来,轰得李家集满街的老幼之人血都涌在脑门子上。人们撇脱了拐杖,挤丢了布鞋,散失了婆娘,踩踏了碎娃,争着抢着,看他们浩大的声势。许多知底人倒为此捏了一把汗,因为社火这东西已经被政府当做"四旧"扫除多年了。鄢崮村将它拉出来,实在是胆大包天了。大家都瞪大眼,惴惴不安地等着看事态的结果。挨到县委总结这次活动,只等地委李书记张口了。李书记是刚恢复工作的老派干部,是累了要不是等你来,思想一往向古。总结时他不提起社火的事情,是累了要不是等你来,只顺口表扬了几句王发民,说他敢想敢干,壮了社会主义的声威。像这样的年轻人,基层要大胆使用。李书记一句话,将一件天大的不了之事,一语了之。只这一件事,将王发民的威信在鄢崮村彻底树立了起来。鄢崮村的百姓自郭大害事件之后,多年没这样耀武扬威过,是王发民让他们吐出了心中这股积年的冤气。社员们一夜之间似乎也都像那厌弃老猴王的猴群,言下的褒贬人心的归向,顷刻间便一边倒了。叶支书只做抱病在家,说到底是鄢崮村的第一奸人。这种时候,面子上虽然不悦,事实又不能不顺其自然,反正人老了,放手让年轻人干,或许还落个明智。大队部里自此便由着王发民操持权务。鄢崮村也同那紫禁城里一样,改换门庭说来也快。一朝何等风光霸气的人物,不知不觉化做了过眼烟云。

早就睡下《骚土》第七十三章 (2)却说可怜的黑女被穆中仁押着回南罗城。一路上自然是黯然神伤,她回答流下许多的眼泪。然而,她回答更让她难过的是当天夜里。病秧子招来几个村中的莽汉,将她摁倒在窑洞的角落里,拿一条大绳捆了。有一个叫范群哲的贼人,对她动起了手脚。上面摸揣下面靠拢,极其低级下流。面对黑女厉声的叫骂,病秧子得意地嘿嘿直笑。病秧子道:"甭叫,再叫把你吊到咱院里的桑树上,让群哲拿柳条子抽你!"他也许原本是想整治整治她,没料到群哲会这样放肆;也许这一切竟是他默许的结果。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