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要答应结婚呢?" 不禁唱出了愤恨的歌声

时间:2019-11-02 06:13来源:黄河三角洲新闻网 作者:机械

汗如雨的当儿,你为什么要猛抬头看见堆满了五谷的大仓库和挂满了野兽的大庭院,你为什么要想起自己用血汗换来的劳动果实,就这么白白进了袖手坐吃的领主家里,不禁唱出了愤恨的歌声。“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这两个问题提得多么尖锐!与其说这是提问,但不如说这是揭露;尖利地反问嘲笑“彼君子兮,不素餐兮!”强烈地表现出这些伐檀者实际上也是稼枪者、狩猎者的愤怒的情绪。他们的性格是倔强的,在慷慨的歌声中,没有诉苦,没有乞怜,有的是对寄生虫的蔑视,对吸血鬼的激愤,对剥削者的仇恨,对统冶者的反抗。《毛诗序》说:“伐檀,刺贪也。在位贪鄙,无功而受禄。…”黄仲松说:“魏俗啬俭,而此与《硕鼠》皆刺贪。魏风至此,民何以堪乎!”他们在一定程度上都说出了这首诗的内容实质。《硕鼠》诗说:硕鼠硕鼠, 大老鼠啊大老鼠,无食我黍! 不要吃我种的黍!三岁贯女, 多年辛苦养活你,莫我肯顾。 我的生活你不顾。

害怕?为什么不敢私奔?《关雎》的“君子”,答应结婚爱上了采荇菜的“淑女”,答应结婚可是他为什么求之不得?《汉广》诗人爱上了汉水边的姑娘,可是他为什么“不可求思”?与这些可能都是当时青年男女恋爱结婚受到阶级限制的缘故,在阶级的鸿沟前面,他(她)们的爱情夭折了,只能在伤感的歌声中唱出心里的苦闷,赢得千古的同情在当时男尊女卑的社会里,女子即使结婚,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因为男子有“出妻”的权利。《大戴礼·本命》:“妇有七去:不顺父母去,无子去,淫去,妒去,有恶疾去,多言去,窃盗去。”这样看起来,男子如果想停妻再娶,可以任意加给妻子一个罪名,赶她出去,那是合法的事。《诗经》中如《谷风》《氓》《中谷有蓷》《遵大路》等,正反映当时出妻的情况和弃妇的悲愤。《邶风·谷风》是一位弃妇诉苦的诗。朱熹说:“妇人为夫所弃,故作此诗以叙其悲怨之情。”这两句话颇切题旨。作者可能是一位渔妇,她的丈夫原来是一个贫穷的农民。由于两口子的努力劳动,“既生既育”,生活慢慢好起来。物质生活的变化,使这个男子心也变了,于是便“燕尔新婚”(停妻再娶)、“比予于毒”(你比我象毒物似 汉以来的学者有各种不同的说法。有的认为风、你为什么要雅、你为什么要颂代表诗歌的不同作用,风能起讽刺、教化的作用,用曲折、机巧的方法来进行劝谏;雅是“正”的意思,用正言来述说政治的废兴;颂是“容”的意思,用歌舞来形容周王的“盛德”,并告诉神明。①也有的认为风、雅、颂代表作者的不同阶级和诗篇的不同内容。风的作者是一般老百姓,内容是男女言情之作;雅、颂的作者是上层人物,内容是描写朝廷宴飨和郊庙的祭歌。②经过一千多年的纷争、探索和近代一些学者的研究,逐渐证明以上这两种说法都不符合风、雅、颂的本义和《诗经》分类的原意;正确的答案应该是:风、雅、颂都是乐调名,《诗经》的分类是以音乐为标准的。宋代的郑樵在《六经奥论》中说:“风土之音曰风,朝廷之音曰雅,宗庙之音曰颂。”风,就是“土调”的意思。《大雅·崧高》说:“吉甫作诵,其诗孔硕,其风肆好。”朱熹注:“风,声。”这三句的大意是:尹吉甫作一首歌,他诗的内容意义很伟大,它的土调儿极好听。《左传》鲁成公九年————————————————————————①参见《诗大序》②参见朱熹《诗集传》

  

汗如雨的当儿,答应结婚猛抬头看见堆满了五谷的大仓库和挂满了野兽的大庭院,答应结婚想起自己用血汗换来的劳动果实,就这么白白进了袖手坐吃的领主家里,不禁唱出了愤恨的歌声。“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这两个问题提得多么尖锐!与其说这是提问,但不如说这是揭露;尖利地反问嘲笑“彼君子兮,不素餐兮!”强烈地表现出这些伐檀者实际上也是稼枪者、狩猎者的愤怒的情绪。他们的性格是倔强的,在慷慨的歌声中,没有诉苦,没有乞怜,有的是对寄生虫的蔑视,对吸血鬼的激愤,对剥削者的仇恨,对统冶者的反抗。《毛诗序》说:“伐檀,刺贪也。在位贪鄙,无功而受禄。…”黄仲松说:“魏俗啬俭,而此与《硕鼠》皆刺贪。魏风至此,民何以堪乎!”他们在一定程度上都说出了这首诗的内容实质。《硕鼠》诗说:硕鼠硕鼠, 大老鼠啊大老鼠,无食我黍! 不要吃我种的黍!三岁贯女, 多年辛苦养活你,莫我肯顾。 我的生活你不顾。 好比不好。但兴含比义时,你为什么要有时也可起反衬作用,你为什么要以好反村不好等。如《邶风·凯风》末二章:“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劳苦。”“睍睆黄鸟,载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陈奂说:“后二章以寒泉之益于浚,黄鸟之好其音,喻七子不能事悦其母,泉鸟之不如也。”这样反衬诗中形象的特点,是比的手法所没有的。第三,兴是诗人先见一种景物,触动了他心中潜伏的本事或思想感情而发出的歌唱。比是先有本事和思想感情,然后找一个事物来做比喻。如《召南·野有死麕》的“有女如玉”,温柔漂亮是玉和女的共同特点。玉这个东西,不是诗人当前接触到的东西;而是诗人依据过去的经验,认为玉是柔润漂亮的。当见到女子时,便联想到玉,故意取它的特性来刻划女子。兴就不是如此,是触物起情,所以兴句多在开头,而比句则在章中第四,比仅联系局部,在一句或两句中起作用。如《卫风·硕人》“手如柔黄,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瓤犀”诗人用洁白细软的嫩茅比女子的双手,白滑凝冻的猪油比女子的皮肤,自色身长的天牛虫比女子的项经颈,洁白整齐的 何以速我讼?凭啥逼我坐牢房?虽速我讼,答应结婚即使真的坐牢房,答应结婚亦不女从。也不嫁你强暴郎。这是一位女子反抗逼婚者的自白。她何尝不想早些结婚呢?只是不愿意屈从于一个强暴者的高压。那个强暴者,甚至告状到官府,企图逼使姑娘就范,但是她斩钉截铁地回答说:即使坐牢房,也不向你低头嫁给你!这是何等倔强!《韩诗》和《鲁诗》都歪曲地说《行露》诗中的女子,是因为未婚夫办结婚礼物不够完备而拒绝结婚,“言夫家之礼不备足也。”现在有人仍从旧说,认为“这个善良而保守的女子,因为未婚夫家婚礼手续办得不够完备,拒绝成婚,以致吃官司。她还是守礼持正,反抗压迫,必死不往,做了这首诗表明自己的意志”。这种说法,值得商榷。崔述说得好:“所谓礼未备者,仪乎财乎?仪耶?男子何惜此区区之贿而甘入狱?婚娶而论财又何足取焉。揆之情理,皆不宜有。细详诗意,但以为势迫之不从,而因致造谤兴讼耳。”他确能攻破《韩诗》和《鲁诗》对此诗的曲解,并说出《行露》的真正主题思想所在。

  

和“我生之后”的乐苦悬殊,你为什么要甚至说活着不如无知无觉死去的好;这都是愤激之辞。这诗以赋为主,你为什么要而兴是为叙述服务的。四、全诗只首章或一、二章起兴,余皆叙述者。如《邶风》的《谷风》,《小雅》的《节南山》等。《谷风》是弃妇之辞。全诗六章,详叙当初为丈夫勤苦的劳动而如今被弃的痛苦与怨恨。其中有对薄情文夫的斥责,有对过去勉力治家的追忆、有旧人与新人苦乐的对比;这些都以赋的形式来表达。只有首章“习习谷风,以阴以雨”二句是起兴,兴他丈夫的暴怒,但不能占全诗的主要地位。《节南山》首章和次章的“节彼南山,维石岩岩”,兴太师尹氏地位的高峻显盛。其它七章都是叙事抒情。五、杂比句的描写叙事诗,如《鄘风》的《君子偕老》和《小雅》的《斯干》等。《斯干》全诗共九章。一章写宫室地势,面山临水,环境幽美,兄弟和悦。(按“如竹苞矣,如松茂矣”二句的“如”字,不作比喻用,姚际恒说:“如竹苞二句,因其地所有而咏之。王雪山曰:‘如非喻,乃枚举焉尔’,此善于解虚字也。”)第二章叙述建筑宫室乃是继承先人之志。第三章写宫室造得结 和爱国是不可分割的概念。屈原热爱楚国,答应结婚关心怀王,答应结婚在《离骚》中表白地说:“岂予心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指九天以为正兮,夫唯灵修之故也。”“皇舆”、“灵修”都是指怀王,他指上天作证,不是个人怕祸,而是怕亡国。他抱着“虽九死其犹未悔”的决心,唤起楚王的觉醒;可是“哲王又不悟”,“反信谗而齌怒”。屈原披流放以后,有人劝他到别国去自求发展,何必留恋故土呢?他宁可在故国过流亡生活,舍不得离开祖国人民。这颗精忠报国的心,刘安《离骚序》称赞说:“虽与日月争光可也。”屈原伟大的形象和党人丑恶的形象,正是楚国政治现实中两个针锋相对的营垒的反映。第三,表现在他对人民的关心和对混浊社会的厌恶。《离骚》说:“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怨灵修之浩荡兮,终不察于民心。”这些词句,表现他念念不忘人民的疾苦,怨恨怀王不了解民心,在气愤之下,有时称他傲“壅君”。他在《离骚》和《涉江》中,不止一次地感叹社会风气的败坏:“世溷浊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嫉妒。”世溷浊而嫉贤兮,好蔽美而称恶。”“世溷浊而莫予知兮,吾方高驰而不顾。”他厌恶那

  

宏从曼卿受学,你为什么要因为《毛诗序》,你为什么要善得风雅之旨,于今传于世。”在范晔以前,晋陆玑《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也说:“九江谢曼卿亦善《毛诗》,乃为其训。东海卫宏从曼卿受学,因作《毛诗序》,得风雅之旨。”卫宏作序之说,不但《后汉书》有明文记载,而且陆玑说的和他差不多。他们说卫宏“作”《毛诗序》,指的是他自己作的,而不是修改或润色前人之作。他们说:“善得风雅之旨”,是对卫宏作序的评价。范书说:“于今传于世”,是范晔亲眼看到卫宏的《诗序》,不是一种猜度的话。再从《序》的内容来看,有一部分话是因袭《礼记》的,有一部分是根据《左传》、《史记》的,可见作序的人,必出于以上诸书流行之后。从《序》的文字看,语言平易浅近不同于孔子、卜商时代言简意赅、提纲式的《春秋》和《论语》。吕思勉说:“哀窈窕之‘哀’字,乃‘爱怜’之义,魏晋间人多如此用,汉人用者尚少,先汉更无论矣。知《序》之着于竹帛,必在东汉时也。”他这几句话,确是一针见血地道破了《诗序》的语言,带有时代的烙印。从上看来,东汉卫宏作《诗序》的话,是比较可信的。那么,为什么有一些人说《序》是孔子或子

后遭遇是怎么样呢?三岁为妇,答应结婚 和你结婚多年来,答应结婚靡室劳突。 我把家事一手挑,夙兴夜寐, 早起晚睡勤劳动,靡有朝矣。 累死累活非一期。言既遂矣, 婚后生活既安定,至于暴矣。 打我骂我真疾暴。兄弟不知, 兄弟不知我处境,咥其笑矣。 见我回家哈哈笑。经济好转,年老色衰,她就要被虐被弃了。她孤苦无告,甚至连自己的兄弟都不了解她。在这种不合理的待遇面前,她愤怒地诉说女也不爽, 我是妇女没过错,士贰其行。 男人行为大差劲。士也罔极, 男人胡搞没定准,二三其德。 前后不一坏德行。她悲痛地告诫少女们说: 而在家中的父母兄弟,你为什么要同样也牵肠挂肚地想念着服役的亲人,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呼唤着,如《魏风·陟岵》:嗟于子, 孩子呵,行役夙夜无已! 服役早晚不停忙!上慎.. 哉! 回来吧,多保重,犹来无止! 不要滞留在异乡!反映摇役制度之苦的代表作,还有《王风·君子于役》:君子于役, 丈夫服役在远方,不日不月, 没日没月别离长,曷其有恬? 几时团圆聚一堂?鸡栖于桀, 小鸡回家上木桩,日之夕矣, 傍晚西边落太阳,羊牛下括。 牛羊下坡进栏忙。君子于役, 丈夫服役在远方,苟无饥渴? 不会受渴饿肚肠?

二 《诗经》和汉乐府诗到了汉代,答应结婚汉武帝恢复周时采诗制度,答应结婚设立专门的机构管理这件事,派人到民间采集歌谣。专门机构叫做乐府,它本来是官署的名字,后人就把乐府官署所采集的诗叫做乐府,成为一种诗体的名称。所谓乐府,在当时指有调子可以歌唱入乐的诗,包括民歌和文人制作两个部分乐府的精华是民歌,它深刻地反映了广阔的社会现实,和《诗经》一样,读了它,好象看到一幅两汉时代社会现实的图画。有反映贵族生活奢侈的,如《相逢行》:“黄金为君门,白玉为君堂,堂上置樽酒,作使邯郸倡。中庭有桂树,华灯何煌煌。”有写人民生活困苦的如《东门行》:“盎中无斗米储,还视架上无悬衣。拔剑东门去,舍中儿母牵衣啼。”有写服役痛苦的,如《十五从军征》的“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道逢乡里人,‘家中有阿准?’‘遥望是君家,松柏家累累’。”有写官吏对人民掠夺的,如《平陵东》:“顾见追吏心中恻。心中恻,泪出漉,归告我家卖黄犊。”有写弃妇哀怨的,如《怨歌行》:“常恐秋节至,凉飙 二 从《诗经》的ABC谈起《诗经》的时代离现在已经二千五百多年了,你为什么要关于《诗经》的一些常识,你为什么要到今天似乎都已经是很专门的知识。正如学习英语须从ABC开始读起一样,有兴趣欣赏或者研究《诗经》的同志们,不妨也从了解《诗经》的ABC入手,踏着这几级台阶步入诗的殿堂。《诗经》最初并不叫《诗经》。在孔子的时代,《诗经》有两个名称一个是简称为《诗》,《论语》说:“不学诗,无以言。”“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另一个称为《诗三百》,这是因为《诗经》共三百零五篇,称名时便举一个整数。《论语》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诵《诗三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到了汉代,又有两个名称:一个是

二 对偶对偶是中国文学所独有的形式,答应结婚它是建立在汉文单音方块字的墓础上的这种修辞手法给读者一种结构上的统一与整齐感,答应结婚又可得到变化和谐的美的享受。《诗经》中的对偶,处于这种艺术手法的初级阶段,正因为如此,所以显得更朴实自然。李翱《答朱载言书》说:“古人能极于工而已,不知其辞之对与否也。《诗》曰:“忧心悄悄,愠于群小”,此非对也。‘觏闵既多,受侮不少’,此非不对也“这是很中肯地说出了《诗经》对偶的天然情趣、不假雕琢的优点。《诗经》的对偶有当句对的,如《硕人》“螓首蛾眉”,《绿衣》“绿衣黄裳”;美丽的形象,鲜明的色彩,通过对偶的形式都体现出来了。双句对的,如《草虫》“喓喓草虫,趯趯阜螽”;《蓼莪》“南山烈烈,飘风发发”。有夹宇对的,如“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女曰鸡鸣,士曰昧旦。”这种整齐对衬的形式使人感到声音的和谐,对仗的美丽,增强了诗的感染力。此外还有一种复对句,如《谷风》“就其深兮,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 二、你为什么要孔子删诗说。孔子删诗说,你为什么要在汉代以前的书上没有记载。到了汉代,有人认为王官到民间采的诗非常多,现存的《诗经》,不是太师保存的旧本,是经过孔子删订过的。这种说法,始于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说:“古者诗三千余篇,及至孔子,去其重,取可施于礼义,……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之音。”后来班固继承了司马迁之说,在《汉书·艺文志》中说:“孔子纯取周诗,上采殷,下取鲁,凡三百五篇。”宋欧阳修更发展了《史记》、《汉书》的说法,归纳出孔子删诗的删章、删句、删宇的三个原则①,顾炎武则进一步为孔子不删“淫诗”作辩护②。可见一般学者,是如何崇奉《史记》、《汉书》孔子删诗之说了。首先怀疑孔子删诗说的,是汉代的孔安国,他认为古代诗歌决不会有三千多篇,孔子决不会删去十分之九。③孔颖达、朱熹也不赞成删诗说,《正义》说:“如《史记》之言,则孔子之前,诗———————————————————————————①参见《诗本义》②参见《日知录·说四诗》③参见吕祖谦《吕氏家塾读书记》引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