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吃过了。"我把身子一扭说。 首先我先讲讲这称谓

时间:2019-11-02 09:29来源:黄河三角洲新闻网 作者:大黄蜂

  下面讲讲宾礼,我吃过了我宾礼跟大家生活比较近。首先我先讲讲这称谓,我吃过了我中国人的这个称谓是复杂,但是杂而不乱,而且中国人的称谓永远是信息最准确的。所以你比如讲这个一个人他有父系有母系,然后该叫什么?你只要叫出来,马上外人就知道是你娘家人还是舅舅家人,还是什么,这个是非常准确的。而且比如现在咱们在讲清装戏的时候,里边有很多称谓是非常有问题的。首先一个人他有姓,然后有名,所以合成姓名。又比如说你的名字那指的是你的名和你的字。

那么第三个东西是和整个中国电影市场的变化,把身子一扭中国电影的市场化和中国电影市场的变化相关联。那么相关联的是一个什么样的重要的事实呢?那么就是1994年年底,把身子一扭有一个重要的变化发生了。就是历经了近半个世纪之后,中国电影市场再一次对好莱坞电影打开了大门,就是进口大片的事情,引进十部大片的事情发生了。那么好莱坞电影进入到了中国电影市场当中,带来了两个不容否认的事实。一个事实就是他们只有十部进入,现在已经超过十部,就已经基本上覆盖了中国电影市场。而另外一个事实是它也激活了中国电影市场。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还记得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去影院,没有人看电影,当时我说叫做一个没有电影的电影文化。就是爱电影的人很多,电影杂志有很多,期刊有很多人订阅,电影的话题有很多人在讨论,但是很少有人进影院。于是在八十年代后期,九十年代初期,有一个很悲惨的景观,就是大量的影院原来的影院都改成干别的了,变成舞厅,变成台球厅,变成娱乐场馆,影院门口永远是门可罗雀。那么好莱坞大片进入的同时,影院突然火起来了。这个我说旌旗飞扬,然后票贩子也出现了,倒票的也有,一个很久没有的一个热烈的局面出现了。那么第三个方面从审美的角度说,我吃过了我我们要问一下它表现得怎么样,我吃过了我表现得如何?我们就带着这三个问题看一个片断。这是英国的影片叫《法国中尉的女人》。

  

那么第四个特点,把身子一扭就是现实与言情的交织。这些作品绝大部分都采用现实主义的叙事方法,把身子一扭表面上看来都是一个好像非常真实的人物,真实的故事,虽然它是虚构的,但是我们表面上看到它是尽量地还原那个社会的真实,这是它写实主义风格的一面。这些所有的伦理情节剧都有这样的艺术风格。但另一方面这些作品又非常地强调它的言情功能,就是强调我们有时候也把它叫做煽情,这个煽情我们把它看做是一个中性词汇,不是一个贬义词汇。就是所谓的煽情也就是说它更多的是强化那种道德感情,把道德感情强调到了极点。比如《一江春水向东流》,在最后那一段母子相见,母亲痛斥自己儿子的变心,和痛斥自己儿子的忘恩负义。而女性在这种状态当中,默默地承受苦难,最后是上有母,下有孩子,边上有一个不愿意接受自己的丈夫,最后自己不得不投河自尽。这样一个故事,非常强烈地把那种人们的道德情感,人们的同情,人们的怜悯,人们对那个张忠良的憎恶全部把它交织在了一起,烘托出了一个情感高潮。所以那一段基本上它是一个感情高潮,那个高潮在当年曾经有许许多多人看得泪流满面,大家拿着手绢,在电影院里久久不愿离去,沉浸在那种痛苦那种同情那种憎恶的感情当中。而几乎所有这些电影都有这样一种感情高潮,几乎所有这些伦理情节剧《孤儿救祖记》也罢,《姊妹花》也罢,《一江春水向东流》也罢,包括后来谢晋的这些电影,全部都有这样一个道德感情的一个高潮。而这个高潮都能够让大家掉眼泪,而且让大家掉完眼泪以后,久久不愿意离去,在心里长久地萦绕着那样一种情感,那么这是我们讲它把现实和言情交织。那么冯小刚从那里归来?从大成本的商业操作的这样的地方归来,我吃过了我重新拍摄一个故事,我吃过了我一个小人物的故事,一个温馨的苦涩的喜剧,来取胜的故事。是不是这样的意思?我不知道,那么我自己是这样理解冯小刚归来,冯小刚试图归来。那么在这个意义上说,我所看到的《天下无贼》,似乎是冯小刚原有的那样一些脉络开始复现。尽管这是一个可以诈骗或者盗取到宝马的贼,不是合法的开辆宝马车的大人物,那么,尽管他是这样的大贼,很成功的贼,很能干的贼,但他毕竟只是贼。那么用这样的一个贼,我只是贼,和故事中刘德华不断说的是狼,我是狼,我们是狼,用另外一个词称叫做过路鬼,我们是过路鬼,这样的一些说法,冯小刚显然刻意地要让我们看到他是一个大贼,但是又要压低他的身段,他只是个贼,只是个过路鬼,只是野狼,饥饿的狼。那么这个饥饿,在影片当中我们看显然不是形而下的饥饿,肚子饿,为了没有饭吃去偷钱的那样的小贼,这种饥饿我们说是一种欲望的饥饿。那么感伤的第二个方面还有一个我觉得就是从这个英雄的悲剧,把身子一扭从英雄式的悲剧,把身子一扭英雄的悲剧。别的队员都是很普通的,他们怀有不同的面貌,他们有不同的愿望来凑到这个地方,他们是被宿命所驱逐的。但是呢,还有一个,我觉得它所着力想创造的这个英雄,就是这个巡山队的队长,日泰这个队长是它这个电影里面最关键的一个人物。他是一个好像是一个惟一在这个电影里边,就是对自己的命运有清楚的认识,非常有力量的人,但是他这个人就产生了一种跟宿命感不一样的悲剧感,这个悲剧感也是感伤的。他拼命地为了追寻自己的命运,他就要一定要抓住,一定要抓住,日泰是一定要抓住盗猎集团的头目,拼死只带了那个记者,其他人都没有了,他们两个人去追击,结果陷入了盗猎集团的包围中间。

  

那么接下来到无名放弃刺秦以后,我吃过了我他死于万箭齐发之后,我吃过了我有一组很有意思的镜头,不知道大家会不会注意到?也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跟我做同样的理解。那么这很有趣的镜头就是我们说镜头对切,就是拍完你拍我,那么这个对切镜头是大殿上的秦王,大家记得吧,大殿上的秦王被群臣所包围的秦王,然后反打应该是已经死去的无名。可是,不知道大家是不是注意到了,无名在这个时刻就消失了,我们看到的那个秦王的殿门上是箭簇,对吧,像钉子一样的,密密麻麻的箭簇,而无名仅仅是一个人形的空位。那么我们可以联想到无名已然被万箭穿身,但是我们不能在视觉上看到,于是在视觉上无名成了一个不在的角色,他不在场了。但是接下来一个镜头我们看到了,是在山冈之上,相拥而死的残剑飞雪,那一对殉情的男女,然后他们的相拥在山冈之上的那个死去的形象。有一点像纪念碑,像墓碑,三组形象。那么实际上真正构成对应的是大殿上的秦王,和相拥而死的残剑飞雪。而无名在这个故事当中消失了。那么再接下来我们看到秦兵抬着一个红布覆盖的,应该是尸体,我们仍然可以想像那是享受到了一个国家的待遇的葬礼的无名,但是同样我们看不见他。那么,一个小小的算过分专业的说法,就是请大家记住。在电影当中你只能相信你看见的东西,你不要相信你没看见的东西。如果电影当中出现了一个场景,我们用对白交代了一句话,旁白交代了一句话,而我们没看到,没用视觉看到这个场景出现的话,那么可能它是在制造一种电影叙事内部的谎言效果,也可能他是有一些更为丰富暧昧的含义出现。那么我们回来说,我认为非常有趣的是到最后一个场景当中的时候,真正对应的是大殿上的秦王,和殉情而死的残剑和飞雪。也就是故事当中真正地理解了秦王统一大业这样一对早已放弃刺杀的刺客,和完成了统一大业的奠定了这个今天的我们意念之中的我们理解之中的,我们也实际上生存在这里的中国的这样一个基本的疆土,我们的文字,我们很多很多的基本的政治体制的秦始皇。所以我说这是一个三部影片我做了这样一个其实比较简单的分析,大家已经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变化发生,就是在于一个刺客的故事,我们通过一个刺客的故事,要讲述一个帝王的故事,那么他表现的是一个从反叛的视点,到秩序的视点。那么两个孩子就是这样混着,把身子一扭怎么办呢?这个时候又出现了另一个人,把身子一扭就是张达民的哥哥叫张慧冲。如果我们翻开中国电影百年历史的话,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可以说他是中国电影史上早期的创始人之一。这个大哥的思想也是蛮开明的,他觉得自己的弟弟和阮玲玉这样子过下去是蛮困难的,所以他就对阮玲玉说:你想不想当演员。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做一个电影明星太有诱惑力了,于是就这样,16岁的时候,阮玲玉进了电影公司,开始成为一名电影演员,那个时候中国的电影还是处在默片时期。

  

那么另外一个呢,我吃过了我你就可以发现它把历史观,我吃过了我我们原来的历史观把它颠倒了。就我们觉得原来秦始皇是弱者去反抗强者是天然就应该的,刺杀秦皇是天然悲壮的故事。一直到1996年,张艺谋的同代人,也是第五代的大导演,陈凯歌他拍了一个电影大家知道《荆轲刺秦》。这个电影里边仍然表现的是那种弱者反抗强者的斗争的精神,大家如果看过那个电影,那也是部很悲壮的电影。但是你可以发现《英雄》这个电影就把这个过程给改了。它怎么改的呢?第一个就是说秦皇不可杀。为什么秦皇不可杀?那个电影里渲染的就是一个很大的价值观,就所谓的和平。就是秦皇的统治之下,有一个和平,有一个秩序,这个是它电影最核心的一个价值观,秦皇不可以杀。所以呢当时这个电影大家如果注意的话,它在结构上就是表达的就是这么一个主题。就是说,它从开始的时候,大家如果注意这个电影的话,开始的时候就是这样,开始它这个讲的就是一个刺客,李连杰演的无名这个刺客,他在秦皇的宫殿里边和秦皇这两个人一直在说话,在讨论。这个电影整个的故事就是两个人的讨论,其实是你看到那些壮观的情景,刺客之间的武打这些故事全是无名他和秦皇的对话。这段对话是非常非常长,始终这个电影就是保持他们俩讨论。讨论什么?就是刺客怎么去刺杀秦皇。无名给秦皇讲故事,讲飞雪残剑长空这些人怎么样的策划。用个笑话,我们在文化大革命那时候经常说的话,叫做点火于基层,策划于密室。怎么商量去刺杀秦皇,这个事情是这个电影里边最核心的一个主题,内容。内容的主线就是这个主线。你看到这个电影里边所有的故事情节的展开,都是在这两个人的对话中间产生的。这个对话是这个电影最核心的部分,大家如果注意,这个对话里边你可以发现就改变了,这是我们刚才讲第一个问题,就是和中国历史完全不一样的状态,就是中国历史上对秦始皇理解不一样的状态,这个不一样就是两个人始终在对话。对话是怎么层层剥开刺客的世界,刺客的世界,这电影要剥开的是刺客究竟在想什么。

那么其次是进一步地开放了与外资的合作的这种方式。而且最后把制作环节开放,把身子一扭所有的民营公司,把身子一扭都可以制作电影,都可以制作电影,包括社会非电影行业的企业也可以制作电影。这种电影的产业的开放就使中国的电影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就是我们的投资主体发生了变化,我们有越来越多的社会资金,外国资金民间的各种商业资金能够进入电影拍摄当中,另一方面电影的拍摄主体在发生变化。过去是单一的国有的电影制片厂拍电影,现在变成了民营的社会的各种各样的机构都可以拍摄电影。那么这种情况就带来了这一时期中国电影的一个巨大的变化,就是中国电影的制作规模开始扩大,开始有跨国资本,跨国投资进入我们的电影制作当中,而且这些电影它的主要的市场,不仅仅是针对国内电影市场,而且它开始针对国际电影市场。我吃过了我央视国际 2004年11月19日 10:19

把身子一扭央视国际 2005年02月04日 10:26我吃过了我央视国际 2005年02月04日 10:28

把身子一扭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28日 10:10我吃过了我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28日 10:13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